新闻详情

笔走龙蛇 ——记前日酒后大雪

浏览数:7

笔走龙蛇 ——记前日酒后大雪


马志强易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

假日逢飘雪,一壶烈酒,摇晃于街道,一把横扫,铺纸,挥墨,笔走龙蛇。折转、顿挫、浓重与枯涩,大小、错落、繁体与简省,满纸云烟,惊龙穿梭。一气万钧奔流,酣畅磅礴。匆匆起草,不计工拙,“一怒冲天”似的宣泄,只剩了这酒后的笔墨。

飘飘然如独立山巅,游目骋怀,指点江山。倏尔又舳舻千里,旌旗蔽空,飞峙江岸,破荆州,下江陵,顺流而东,酾酒临江,横槊赋诗,固一世之雄;忽又变幻,天清气朗,惠风和畅,群贤毕至,咸集少长,曲水流觞,物我皆忘;恍惚间如冯虚御风,羽化登仙凌万顷之茫然,抱明月、挟飞仙遨游天地间……

时又悲从中来,纸不够长。英雄末路,题壁默《出师》,剑光晃晃。笔下生风,风雷阵阵,千军万马,万马嘶鸣;笔锋出没,长枪大戟,神出鬼没,鬼泣神惊;……笔随情动,从男儿孤胆到男儿弹泪,从铁马金戈到血河尸横,出师未捷,弟兄殒命,精神崩塌,顿足捶胸……须臾间,容颜老去,今当远离,临表涕零……

饱蘸沧桑,笔触跌宕起伏,时怨时慕,时泣时诉,时而枯白,似飞瀑悬河,时而浓墨,如黑云压城,时而密如千军聚围,时而朗若利闪劈空……勾划了了,情愫种种,写下百态人生,写就满壁峥嵘……

持镜自嘲,没了楷书的端庄,正襟危坐,而放浪形骸,悲喜于色;也没了篆书的斯文俊雅,隶书的古拙波折,像大幕拉开,这笔就是那醉酒绽放的孤独舞者。举手投足,行止坐卧,或溪流潺潺,或滚滚洪波,若淋漓,若潇潇,若滂沱,若奔雷,气象万千,一气贯通,如风似歌。

狂草是感情的倾注,是沉默中的爆发,是轰轰烈烈的精彩,是平凡人心中向往的活法。不牵涉,无牵挂,是自我的舞台,没有尊卑门阀;无需小心翼翼,媚俗迎合又后怕;除去伪装,现真我,就像这漫天的飞雪,任意挥洒。

笔走龙蛇,我走蹉跎。我在蹉跎中笔走龙蛇,我在笔走龙蛇中找寻真我……

2018年1月24日 作